一根好吃的肋排

【鸣佐】梦中人(完)

诗之:

*说好的车x3


*先预警,超级难看,剧情请勿深究真的就是个肉梗.......而且最近怎么总是和梦过不去orz


*原著向双上忍设定,任务小故事,战斗力削弱至疾风传初期(无咒印九尾等外挂),大概就是七班16岁ver.


*双向暗恋转明恋


 


 


00


(↑一号车门)




01


“砰砰砰——”


门外突兀地响起不怎么轻的敲门声,将宇智波佐助从梦中惊醒。紧接着,一个明亮的声音清晰地透过几层房门传入他的耳膜,将他一大早不怎么清醒的大脑搅得一塌糊涂:“佐助——!起来了吗?”


漩涡鸣人那个白痴……佐助将被子向上拉了拉,盖住耳朵不想听,可那人仍不依不饶地敲门并喊道:“今天有任务哦,你是不是忘了?”


……任务?


佐助疲惫的大脑皮层将这个信息慢吞吞地处理了一下,最后猛地一下子反应过来,从床上一月而起——对了,任务!


可他的身体不允许他进行这样激烈地运动,在翻身的瞬间他就敏锐地察觉到了后腰的不适,更别提落地的那一瞬间,一股难以言喻的酸痛从大腿根处传遍全身。


佐助暗骂了声,缓缓站直身体,然后扶住了墙,手不禁做出老年人般的动作:扶住了腰。他对着门外的鸣人应了声,一边走向卫生间洗漱,一边开始思考起昨晚的梦境。


这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怪梦了,最开始他以为是真实地发生在他身上,因为那些触感与痛感是那么直接,使得他拼命反抗。可醒来之后他身上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痕迹。他曾去开过少量安眠的药物,那怪梦和诡异的梦中人时不时地在深夜来临,就算是忍者也无法长时间服药,医忍的同伴还关心过,问他需不要心理治疗——开玩笑,这样的事情是能够被人催眠后全部讲述出来的?




    不能握的手从此匿名的朋友其实我的执着依然执着




“佐助——额!”


窗户被猛地打开。“啪”的一声,佐助口中的牙刷掉落在了地上;他弯着腰,光着屁股对着镜子,一抬头与满脸惊愕的、冒冒失失爬窗进来的漩涡鸣人看了个对眼。


“佐佐佐佐佐佐佐助……”


“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什么都没看见——”


“啊啊啊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千鸟!!!”


一栋公寓中的某一层,其狭小的卫生间窗户之中窜出了几米高的电光,将扒在窗口的某位男性上忍电的外焦里嫩。


02


“你们又怎么了?”木叶村的正门前,卡卡西扶着额头,看着两个吵吵闹闹的家伙有些头疼,都快二十岁的人了,闹起别扭来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幼稚的不行。一旁唯一的女孩子小樱光顾着看她刚做的指甲,没空理会他们这点见怪不怪的行为。作为他们的老师也是这次的队长,卡卡西深深地叹了口气。


“喂,所以你早上在干什么?”鸣人用胳膊肘撞了佐助一下,在佐助耳边小声问他,佐助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压着声音骂道:“闭嘴!”


“难不成是长痔疮了?”


“……没有!”


唔……鸣人摸着下巴回想了一下早上看到的场景,虽然只有一瞬,但是白嫩、圆翘,他挤眉弄眼地嘲笑道:“还挺好看的。”


“漩、涡、鸣、人!”


“好了,都看过来了。”卡卡西击了下掌,将众人的目光全都吸引过来,他说道:“这次的任务是S级,虽然是护送任务,但是因为难度等级极高,需要三个以上的上忍参加,于是虽然你们都各自带学生了,我还是召集了原来的第七班,不过看来……”


他的目光扫过佐助和鸣人两个,意有所指道:“你们两个合作没问题吧?”


“没有。”两人异口同声道,说完看对方一眼,又“哼”地各自看向一边。


“……”卡卡西沉默了一下,还是决定相信他们的实力,继续解说道:“这次的任务是护送眠之国的使者,途中要穿越不少边缘地带,包括雾隐,武器食物都带好了?”


几个人零碎地应了声,卡卡西对这状况像是习以为常了,侧身让大家看看这次的任务对象。鸣人他们这才注意到,原来卡卡西身后还站了个人。那人全身笼罩在黑色的斗篷里,掀开兜帽里面竟是一张雌雄莫辨的精致小脸,只是一双眼睛闭着,似乎是在……睡觉??


“他他他……他是在站着睡觉吗?”鸣人在他眼前挥了挥,那人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仿佛真的睡着了一样。


原来眠之国的忍者都是在睡梦中修炼的,这是他们的血继限界:在梦中做的一切练习与努力全都会在现实中转化为真实,也许也是因为这样,他们几乎一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觉,只有一小会是清醒的,若是遇到任务便会停止这种修炼,变得和常人一样。


 


03


“诶——这么轻松啊?”


几人在树枝上前进着,鸣人背着眠之国的使者,在听完卡卡西的讲解之后,发出这样的感叹。


“并不轻松哦,当他们修炼完之后,所有的疲劳和伤害也会转嫁到现实的躯体上,所以他们只是比我们多了点时间而已。”卡卡西补充道。


“这孩子是使者吗?感觉好小。”小樱凑近了看趴在鸣人背上的眠之国使者,那张稚气的脸让人无法揣测年龄,毕竟能够千里迢迢独自赶来木叶,想必也是忍者中的佼佼者吧。


在最前方开路的佐助忽然停下来,将几个同伴拦在手臂之后,忍具包被打开的轻轻搭扣敲击的声音在空旷的森林里尤为明显,夹杂着几声鸟儿的鸣响。


“有埋伏……是雾隐吗?”鸣人和佐助对望一眼,背靠背地将任务对象保护在中间,不论刚刚怎么闹,现在也只能将那些事情抛在脑后。雾气蔓延,卡卡西消失在几米之外,不用说,一定是去解决对手了。小樱向二人使了个眼色,几步跃出了雾气之外。多年来的配合给了他们不用开口的默契,虽为医忍,一身怪力也能让她成为强力的支援,不过一会,远处传来了剧烈的震动和闪烁的电光。


森林里安静了。


结束了吗?鸣人单手握着苦无的动作有一丝放松,可就在那一瞬间,佐助敏锐地感知到了下方越来越近的查克拉,他挤开鸣人和眠之国的使者,硬碰硬地接了一招,两方兵刃碰撞之时发出了刺耳的声响和橙色的火花。细密的电流顺着佐助的剑迅速爬上雾隐的手臂,对方察觉之时已经来不及,被强力的电流激地缴了械,下一秒,那雾隐化为一阵白色烟雾,地上只剩下一截冒着烟的木头。


“鸣人不要放松!”


重新摆好阵型,佐助闭上眼,再睁开之时,一双血红的眼眸在白雾中闪着危险的光。雾隐来去迅速,出招诡异,是他们最不想碰见的对手,也不知道这次的任务对象是什么来头,眠之国这种小国,又有什么值得雾隐感兴趣的?


“刚刚抱歉。”鸣人重新警戒起来,他太大意了——以为卡卡西和小樱已经解决了对手,可谁知道来势汹汹的雾隐有多少人呢?


写轮眼中的三只勾玉飞速旋转起来,佐助扫视一番,前、后、左、右都没有敌人的痕迹,下方空旷,那就只有……


“上面!”


树枝被尽数撞断,强大的冲击力从上方强压下来,鸣人大喝一声攻了上去,却没想到转身之时用力过猛,将身后的眠之国使者给……甩飞了。


这位意外性NO.1的忍者真是出其不意,竟在战斗中途将众人抢夺的对象给扔出了战场。


周围静了一瞬,然后所有人疯狂地扑向下坠中的那个小小身躯。


佐助的速度是数一数二的,他的位置也离的最近,眼看那人快要落地,他奋力地伸出手臂一捞,居然真的抓住了那人的一片衣角。就在那一秒,佐助清晰地看见,那个一直沉睡的人竟然睁开了眼睛。


下一秒,他陷入了黑暗。


 


04


“……佐助君……”


“……佐助!”


佐助猛地坐起来,将周围围着的小樱和鸣人吓了一跳,卡卡西站在不远处的篝火旁,对佐助扬声道:“醒了就来吃点东西,你这一觉睡得不错,今晚就由你来放哨吧。”


被鸣人拉起来,几人在火堆旁坐下,佐助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问道:“我怎么了?”


鸣人瞥了眼一旁呼呼大睡的使者:“这家伙的应急反应是某种眠遁,感觉到了危险就释放一种忍术,让周围的人都陷入沉睡,你隔得最近就睡了很久,我只躺了几分钟就醒了。”


“恩将仇报。”小樱气呼呼地说,在某些方面她总是保持和鸣人同步的思维。


佐助嚼着晚饭有些走神,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刚刚那一招有些诡异;一会又想着,还好今晚轮到他放哨,不必在小组成员面前入睡了。


谁知道那些怪梦今晚会不会来、而做这种梦的他又会怎样反应?


 


夜深了,周围动物的叫声反而多了起来,加上火堆噼里啪啦炸裂声,引得佐助心烦意乱,他一边将身边的草拔了扔进火堆,一边想着今天的事。


如此强大的忍术他竟闻所未闻,一瞬间让周围三四个实力超过上忍的忍者陷入沉睡,就算是几秒都能够争取到不少时间,更何况几分钟、几个小时?而且靠的越近威力越大,若是近身战中使用,后果不堪设想。那人没有结印,似乎随便就能发动;拥有这样实力的,是一个国家的忍者,还是只有少数人?


“咔哒”,一声异响让佐助从思维中惊醒,他手中的苦无瞬间指向了发出声音的地方,可声音的来源让他惊讶——那个常年闭着眼睛的使者竟睁着一双漆黑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你……”


“嘘,”那孩子,姑且这样称呼他,因为他看起来实在是很小,他竖起手指在唇边,又悉悉索索走到佐助身边来坐下,对佐助小声说道:“他们睡着了,不要打扰。”


佐助收起苦无,略带古怪的眼神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记得卡卡西说过这个人不会轻易开口,可现在看来怎么有点自来熟?


“下午,睡得好吗?”那孩子又问,佐助出于礼貌回答:“还不错,一觉睡到醒,没有做梦。”


小孩皱起眉,似乎不太同意他说的,反驳道:“怎么可以不做梦……做梦才是好东西,梦里想要的事情都会实现,梦里做得到的事情,现实里都能够做到。”


“你是说美梦成真?”知道对方在说他们独特的修炼法,可木叶的忍者并不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取得进步。佐助将手中的草团子扔进火里,看着他们被焰火吞噬烧干烧枯,直至变为灰烬,他说道:“梦里不完全都是好事的。”


还有一些他完全不需要——不想要——不敢要的东西,可他无法将他们驱除,不像在现实中,无论怎样还是能够做出某些努力去改变的。


那孩子眉头一皱,突然发难的动作接近于疾速,他捧住佐助的脸颊,额头贴了上去,口中说道:“你最近在做噩梦吗?我来看看,说不定可以发现点什么,我可是专家啊。”


“放手!”佐助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后仰一步,居然没挣开他的手。眼前的那双黑色的眼睛仿佛有种魔咒,他被盯着就渐渐感觉困意上涌,四肢无力。


“不行……不能……”他艰难地挪动嘴唇,缓慢地吐出几个词语。


不能看我的梦境……


这是他失去意识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05


(二号车门)




06


他醒了过来。


佐助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火堆旁边,卡卡西、小樱和鸣人三人睡得正熟,而那个眠之国的使者正坐在一旁看着他,口中问道:“睡得还好吗?”


清醒的时间不长,佐助没有反应过来,仍是沉浸在巨大的震撼之中,他呆呆的望着那人,对方又问了一句:“这次是个美梦吧?”


听了这句话,佐助才回过神来,他突然暴起,手中整夜没有放松的苦无抵在了那人的脖子上,与此同时,感觉到转瞬而逝的杀气的三人醒了过来,看见的就是他们的同伴想要杀他们的任务对象。


“佐助!”


鸣人想都不想就扑上去抱住了佐助的腰把他往后拖,可佐助不予理会,只逼问道:“那是什么幻术!?”


“那不是幻术,”那一双漆黑的眼眸盯着佐助,微笑着说:“那是你心中所想。”


 


“所以说——”


卡卡西终于理清了思绪,总结道:“你觉得昨晚眠之国的使者和你说完话之后,向你发动了某种忍术,导致你做了噩梦,所以你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他干掉,是吗佐助?”


“……”佐助沉默,这样说起来也没错。


差点干出杀掉被保护对象的行径,佐助回去自然是要领罚的,不过在任务途中,卡卡西就先口头批评;可真实情况又不能和他们说,佐助只好把一肚子理由吞进肚子里。


做梦梦见被同伴上什么的……太羞耻了。


不不不,这是那个怪人的某种幻术,说不定最近做噩梦都和这家伙有关,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把他送回自己的国家远远地躲开一切就结束了吧?


“佐助,没事吧?”鸣人担心的表情出现在他视野里,早上起来被睡得有些蓬松的头发和认真的表情结合起来居然有些可爱,可这张脸与他的梦境重合,佐助猝不及防地想起了梦里高潮前一秒,鸣人看起来有些暗沉的蓝色眼眸,像是盯住猎物一般看着他,那表情像是要将他吞噬干净。


他说:“佐助,你是我的。”


那个眠之国的使者说道:“那不是幻术,是你心中所想。”


梦中的自己用沙哑渴望的声线问道:“你是谁?”


下一秒,对方的脸庞出现在他的眼前,像是回应了他的希望,有求必应。


那是他所期待的吗……?


“……佐助?”


一个不注意,佐助回神之时才发现鸣人那家伙凑得老近,整张脸都快贴上来了,可心绪不定的佐助没法凝神使用查克拉,加上刚刚那个一身而过的念头,他红透了一张脸,骂鸣人道:“太近了混蛋!”


嗯?居然没被电?


鸣人凑得更近,他发现他的朋友脸红地像只大虾,丝丝的往外冒热气,可与平时那副冷冰冰的样子相差太远,有些令人不可置信。


不过……都好看就是了。


 


不论佐助是怎样的不情愿,护送的任务仍是要继续,中间有几波敌袭,卡卡西见他心不在焉便把他换到了队伍中间,小樱与鸣人两人还讨论起来了。


“佐助君怎么了?”


“不知道……最近几天都很暴躁。”


“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的……”


……听得他是额头青筋跳动。


      不能握的手却比亲人更亲厚当所有如果都没有如果


这全都是他一个人想出来的吗?


还是那孩子做的什么手脚……


“佐助君,没事吧?”小樱担忧的声音响起,佐助摇了摇头,刚准备回答,就瞥见一小片白色的屋顶——


眠之国到了。




07


这位使者好像在眠之国非常有威望,木叶能够把人全须全尾地送回来,虽然他本人实力不俗根本不需要护送,一行人仍是收到了热情的款待。佐助本不喜欢这种环境,也就只有鸣人那种爱热闹的性子,才会和他们打成一片,他推托掉几个邀请,在走廊边站了一会,不知怎地叹了口气。


“你好像不太高兴。”


对方用的是肯定句,佐助侧过头去,看到的是他们这次的任务对象,小家伙像是不通人情一般,佐助现在大概了解了他的性格,口气平稳了些,说道:“论谁遇到这种事都不会高兴。”


“可是你们木叶的人,专门请我去做这样的事啊,做完之后的大家都很开心。”他一歪头,说的是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话。


专门……请他……去给别人做chun///梦?


做完大家都很开心???


佐助觉得自己跟不上他的思路了,他蹲下来招招手,让这孩子过来,不过这位似乎有着小动物般的直觉,被早上的惊险一幕吓到,想要和佐助说话,但是也保持在三米开外。


“那这样,我问你答。”佐助也不强求。


“不能涉及国家机密……”


“谁要知道你们的国家机密!”


“……”小孩想了想:“好吧。”


佐助站起身来,抱臂靠在门框边,问道:“我最近的噩梦,是不是你造成的。”


“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因为这个首先就不是噩梦,是……”


“是我心中所想,好了我知道了。”佐助打断他的长篇大论,他并不是对孩子有耐心的那一型,小家伙吃瘪,随机简短道:“有一点关系。”


“说。”


他犹豫了一下,说道:“因为前段时间在木叶,我在给别人做昨天对你做的一样的事情,但是我不太能控制好范围,所以可能住在周围的你就受到了波及。”


这可是闻所未闻。佐助皱起眉,难道真的有人雇这小家伙给他们制造梦境?


这小孩成年了吗?


见佐助面色古怪,他慢吞吞地说:“昨天我看了你的梦……”


——然后他看见那个一直非常吓人的忍者,全身僵硬面红耳赤到掩饰不下去的地步。


他小声说:“其实这没什么好丢人的……我也看过别人的梦……也有不少这样的……”


“……闭嘴。”


“哦。”


一阵难堪的沉默。


“你喜欢那个金色头发的大哥哥吗?”他又问。


这次佐助沉默的时间更长了,比起任务中的肃杀,刚刚脸红的羞赧,现在他的语气更像是悲伤的,他说:“可能吧。”


这次成功的让喋喋不休的孩子闭上了嘴。


 


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那个家伙的呢?


大概他自己也不清楚。


或许是从日复一日的相处开始,或许是从并肩作战的任务之中,或许是从他们结成一个小队开始,或者更早,从见面的那一瞬间——


接连而来的怪梦让他正视自己的内心,可正视之后也忍不住仓皇逃避。




08


(三号车门)




09


漩涡鸣人从睡梦中醒来,只觉得一边胳膊被压得酸痛,他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颈,低头看去,就被怀里的人放松的睡颜打败。


是真的。他用唯一能活动的那只手捂住了脸,这次可不是梦。


若是说鸣人这边的经历,可就简单的多。他本身就对他的一生的挚友·家人·兄弟·唯一存了不同的心思,在看不清脸的梦里理所当然地将那人认作佐助,却不想在虚虚实实间落成了真。


他伸手拨弄佐助的睫毛,在他脸上用手指弹钢琴,佐助没怎么睡好,伸手“啪”地打掉他的手。


声音有点响亮。


……佐助猛地从鸣人怀里抬起头来,头顶狠狠撞上了鸣人的下巴,鸣人的牙齿又咬到了舌头,二人一阵兵荒马乱,最后爬起来裹着床单面面相觑。


他的梦中人……从梦里踱着步,走了出来。


 


一只手伸到了佐助的眼前,阳光均匀地摊开在上面,像是对方握着一把温暖又肆意的温度,想要递给他。


 


“要……确认一下吗?”


 


-END-




一句话总结:同一wifi下自动传输文件

评论

热度(556)